2018年04月21 星期六
您当前的位置: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 > 政务动态 > 正文
网民“浪人情歌”揭秘钱宝集资人非法维权内幕
发布时间: 2018-04-11 15:54:57   作者:本站编辑   来源: 四川在线
    

  @平安江苏4月9日消息,扬州市民葛某(网名“浪人情歌508”),在参与“钱宝系”集资赔得血本无归后,听信谣言,走上非法“维权”之路,并在网上发布或转发70余篇含有大量谣言和虚假信息的文章,成为谣言的制造者和传播者,且制作了所谓的不报案声明书,诱导“钱宝系”集资参与人不报案,因涉嫌寻衅滋事和妨害作证犯罪,他于3月底被仪征市公安局采取刑事强制措施。近日,他接受专访,揭秘钱宝集资人非法维权内幕情况。

  难敌贪欲:快进快出还是栽了

  据葛某说,他是2015年初接触钱宝网的,到了2016年元旦前后,正式向钱宝网投钱,而且一投就是100万元。

  “刚开始投的时候,我就知道风险非常大,钱宝网这种借新还旧的模式,注定没有未来,必将走向灭亡。”葛某说,为了规避风险,他采取了快进快出的参与模式,而且平时有意识断断续续提出一些收益,减少本金,“因为我不知道钱宝到底哪天会灭亡。”

  葛某说,每到年尾、春节之前,或者有重要节假日,他宁愿选择一些收益率较低的短线任务,也要把钱提出来,“因为我怕发生挤兑,然后钱宝就倒了。”

  葛某说,他曾经参加过一次“雷的盛宴”,和张小雷见过一次面。但是,他对张小雷并不信任。

  “钱宝网上的很多广告和签到任务,都是自我宣传。还有张小雷搞的‘雷声’、‘雷的盛宴’等,我都有意识地避开不看,因为我觉得张小雷是在通过反复宣传、不断加深印象的方式,对宝粉进行传销式的洗脑,我希望能保持一个清醒的头脑,不被他迷惑。”

  即便他如此小心翼翼,结果还是栽了。

  “(2017年)12月24日,”这一天葛某记的非常清楚,“是我在钱宝网的注册日,充值可以免手续费,为了贪那点钱,我选了一个10天的短线任务,又充了一百万元。”

  葛某说,他的打算是,再来最后一次“快进快出”,然后就彻底告别钱宝网。他在老家仪征已经选中了一套别墅,打算于2018年元旦后,就把钱宝里的钱全部提出来,买下那套别墅。

  没想到,仅仅3天之后,12月27日,南京市公安局发布了张小雷投案自首的消息。到此时,加上最后那笔充值,葛某在钱宝网上的本金加收益达到260万元。

  葛某对最后那笔充值尤其懊恼,他说,那是“神使鬼差”,想了想又说,“还是贪欲吧。”

  阻止报案:造谣传谣结果被抓

  钱宝系崩盘之前,为了避免被张小雷传销式洗脑,葛某有意识地不看钱宝网的自我宣传。然而,钱宝系崩盘后,他却开始大量观看相关的视频和文件,因为他要拿这些作为证据,给“钱宝系”集资人再次洗脑,让他们相信“钱宝系”是合法的,让他们坚持不要报案。

  “虽然我预料到钱宝灭亡是迟早的事,但事情真的发生后,我还是不愿接受这个结果,我不甘心。”葛某说,后来他看到网上的流言,说如果大家报了案,钱宝系就会被认定为非法集资,大家的钱就会被国家没收。还有人说,只要大家一起闹,向政府施加压力,就能把张小雷弄出来,带着大家拿回钱。

  “我被那些流言迷惑了,中毒太深,然后就想怎样才能让大家一起抱团‘维权’。”

  随后,葛某在自己微博的简介里,添加了“参加过雷的盛宴”、“现在是钱旺集团签署了投资意向书的股东”等内容,并在3个多月的时间里,发布钱宝“维权”类文章75篇,其中48篇为原创,内容多为论证“钱宝系”的“合法性”,鼓动集资人不要报案,鼓动大家抱团为张小雷洗刷“冤屈”等。

  “我写的那些文章里的所谓的‘证据’,有的是网上的流言,有的是张小雷‘雷声’和‘雷的盛宴’里说的,还有的来自钱宝网上的自我宣传,我都没有考证过,都是没有事实依据的。”葛某说,“其实,以前这些东西我都是不看也不信的。”

  葛某在他原创的《集结号已吹响,准股东们,你们在哪?》等文章中,多次采用“吉信甘油”的事例。

  张小雷曾声称“吉信甘油年产量全球第一,年利润超2亿元”,后来官方证实,这家化工厂的年产量,在江苏的同类工厂中都排不上号,其年利润不到两千万。而葛某在文章里引用的都是张小雷的说法。

  据葛某说,今年初,他曾去过天津两次,原本想见张小雷的父亲,结果只见到了曾是吉信甘油厂方负责人之一的张小雷的表弟杜某。关于吉信甘油的年产量和利润,杜某告诉他,官方发布的消息是准确的。然而,在葛某写的文章中,依然采信的是张小雷的说法。

  “我不敢把真相告诉宝粉。因为我害怕宝粉对钱宝真相知道的越多,选择报案的人就越多。而我希望大家和我站在同一阵线,一起抱团‘维权’,所以,我在文章中引用的那些例子和证据,都是有利于钱宝的。很多信息我明知道是虚假的,还是故意把它们写进文章里,就是想刺激宝粉产生共鸣,让大家不信任政府和公安机关,不去报案。”

  随着发布的文章越来越多,葛某在“钱宝系”集资人中的名气也越来越大,微博粉丝从几百名升至近万名,文章的转发量和评论量动辄上千,他俨然成为一个“意见领袖”。

  3月20日,他在微博上发布文章《釜底抽薪——我声明:我不报案!》,并制作了所谓的声明书样本,要求“钱宝系”集资人仿效,不要报案。因涉嫌妨害作证罪,他很快为自己的行为付出了代价,被警方刑事拘留。

  搞众筹:鱼龙混杂连遭骗局

  葛某说,“钱宝系”崩盘后,有人在网上发起所谓的“众筹”活动。

  “钱宝崩盘三个多月了,至今还有一些人相信流言中的那些阴谋论,商量一起筹钱,有的想给张小雷请律师,有的想花钱捞出张小雷。”葛某说。

  因为在前期打听到确切消息,张小雷确实是自首的,而且已经为自己聘请了律师,所以对于此类“浅层次”的众筹,葛某不屑参与。他参与的是一个所谓的“法学论证”众筹活动。

  “就是花钱请国内著名的专家学者,论证钱宝经营模式的合法性。”葛某解释说。

  因为在网上比较活跃,葛某被委任为这个众筹活动的“账务总管”,先后共有40余万众筹款打到他的账上。其间,他遭遇了多起骗局。

  “先是北京的一个人,冒充央视记者,说花50万请律师,就能把张小雷捞出来,后来证实,他只是一家传媒公司的小职员。还有陕西一个人,也说要50万,通过高层关系传递上访材料。”葛某说,类似的骗局,他遇到了很多,好在都没有上当。不过确实有人上当受骗的。比如山东有一个叫“神灵”的网民,欺骗集资人为其众筹“活动经费”和“车马费”,结果钱到手后,全被他挥霍了。葛某说,为此他还专门写了一篇文章,揭穿这个人。

  “网上这些众筹活动,鱼龙混杂,五花八门,根本就是不靠谱的。”葛某深有感触地说。

  葛某说,他们众筹到的那40多万元钱款,后来被“法学论证”的发起人、浙江一个叫“吕总”的人存放在义乌一个小律师事务所的账户里。

  “本来说过完年就搞这个论证的,结果到现在也没搞,我催过几次,都没动静,现在干脆没声音了。”葛某说。

  “其实现在想想,搞这些活动,根本就是徒劳。”葛某说,钱宝网是非法集资平台,大家其实心知肚明,没有什么好论证的?”

  “还有张小雷,都知道他是投案自首的,我们还想着怎么把他捞出来,不是可笑么?就算捞出来了,又有什么用呢?他要是真的能还上大家的钱,又怎么会自首呢?”葛某苦笑着说,“我们做这些,其实就是不甘心,想死马当活马医。”

  当“领导”感觉真好, 结果骑虎难下

  在网上大量发布“维权”文章,成为“钱宝系”集资人中的知名人士,并担任众筹活动“财务总管”,葛某成了受人追捧的“领导”。他把自己的真实姓名、联系电话和身份证号等全都公布在微博上,“证明我是一个敢于担当的人。”他说。

  他在网上发布的文章,含有大量虚假信息和谣言,曾被网警警告,他把自己的文章和网警的警告一起发布在微博上,以示挑衅。“这样做可以增加我的威信。”他说。

  葛某的名气越来越大,他说,“开始的时候,我很享受这种被关注、被追捧的感觉,一呼百应。我可以利用这种威信和影响力,达到让大家抱团不报案的目的。而且,我还想着,以后可以利用获取的这些人脉,继续开网店赚钱。”

  葛某说,慢慢的,他就感觉不对了。他在写文章的时候,也一直在寻求钱宝案的事实真相,然而,随着了解的真相越来越多,在网上学习的法律知识越来越多,他发现,真相和网上的小道消息完全不一样,他写的那些东西根本站不住脚。

  “我知道我是错的,我写的很多东西都是假的,我从流言的受害者,成了流言的制造者,成了钱宝和张小雷的帮凶,可我却停不下来。我不敢认错,怕影响到我的威信,怕大家不再相信我。可是,我又知道我这样错下去,越走越远,肯定会出事。我感觉骑虎难下。”

  触犯法律被抓后,葛某说,他反而感觉到几分轻松,“我现在彻底放开了我的虚荣心。”葛某长叹一声,“现在想来,我哪是什么‘大哥’,分明是被网上的流言蒙蔽了,被人当枪使了。网上那些‘维权’活动的策划者,有谁是冲在最前面的?正义的事情,应该冲在最前面,违法乱纪的事情,冲在最前面,不是傻么?”

  葛某说,他想对那些信任他的“钱宝系”集资人说声对不起,“我明知道是假的,错的,还要误导你们,真的很抱歉!”他也想提醒那些还在心存幻想的集资人,“希望大家以我为戒,合理合法地表达诉求。多想想自己的所做所为能得到什么,要付出什么。如果付出的是自由,得到的是一次又一次的伤害,那我们为什么还要做呢?”

Copyright@ 2010--2014TFOL.COM.All rights reserved. 四川公用信息产业有限责任公司

川ICP证000001-1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川B2-20060127 文网文[2003]0010号

举报电话028-62099503 举报邮箱 3354457184@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