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02月22 星期四
您当前的位置: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 > 国际新闻 > 正文
马尔代夫陷入政治动荡 印媒大谈是否出兵
发布时间: 2018-02-09 08:28:33   作者:本站编辑   来源: 四川在线
    
2月6日,马尔代夫警察在反对党总部附近警戒。2月6日,马尔代夫警察在反对党总部附近警戒。

  [环球时报驻印度特约记者 云天明 本报特约记者 丁雨晴 本报记者 赵觉珵]“印度是否应该干预马尔代夫危机?”在《印度快报》网站上,一项正在进行的问卷调查显示,接近7成的投票者支持印度干预马尔代夫内政。以阳光和海滩闻名的度假胜地马尔代夫,正处于“紧急状态”中,日渐白热化的政治危机吸引着各方目光,而一个周边国家的媒体公然讨论干预其内政。这种直白颇不寻常。事实上,最近几天印度媒体上的“干预声”有不少,马尔代夫流亡海外的前总统纳西德也“诚邀”印度介入。印度和马尔代夫这对印度洋上的“大哥”与“小弟”,究竟是什么关系?

  一场军事干预与几位总统总理的命运

  1988年11月的一天,斯里兰卡“泰米尔伊拉姆人民解放组织”的80名雇佣兵乘游艇登陆马尔代夫首都马累,然后与当地接应者联手控制了政府。时任马尔代夫总统加尧姆向印度求援,印度总理拉吉夫·甘地立即派1600名伞兵空降马累,行动代号“仙人掌”,政变被平息。

  对于这场行动,时任英国首相撒切尔夫人曾公开称赞“印度挽救了马尔代夫政府”“这一点英国也没能做到”。不过,有斯里兰卡媒体称,“通过此事不难察觉南亚小国对印度的恐惧,它为印度式霸权主义的传播提供了机会”。

  该事件发生后,拉吉夫·甘地同“泰米尔”武装组织进一步交恶,1991年,他在印度泰米尔纳德邦遇刺身亡。加尧姆则继续执政,直到20年后在总统选举中被纳西德击败。又过了3年多,马尔代夫发生动乱,纳西德下台,当时他曾循例要求印度出兵干预未果。加尧姆和纳西德都是眼下马尔代夫政治危机中的主要角色,前者被现总统、同父异母的兄弟亚明下令逮捕,后者在斯里兰卡流亡,一再公开呼吁印度出手干预。

  马尔代夫位于斯里兰卡和印度西南方向,由1000多个珊瑚礁岛组成,自上世纪70年代以来一直是旅游胜地和潜水乐园。马尔代夫与印度同是英国前殖民地。1965年马尔代夫摆脱英国独立后,印度是首个承认马尔代夫独立的国家。由于地缘因素,印马迅速发展起紧密的战略、军事、经济和文化关系,特别是就马尔代夫而言,与印度保持良好的关系可以相当程度上平衡斯里兰卡的影响力。而1988年事件发生后,印马关系更加紧密,马累方面长期将印度视为安全保障,后者也不失时机地通过多种方式将马尔代夫纳入自己的势力范围。

  资料显示,自上世纪90年代起,印度加大了对马尔代夫的经济援助,涵盖基建、卫生、航空、电信以及劳工多个领域。如今马累岛上的英迪拉·甘地纪念医院正是那时所建;仅印度国家银行对马援建资金就达5亿美元。在防务领域,印度以避免马尔代夫遭受恐怖主义威胁为由,与其签署一系列安保协议,包括在马尔代夫26个环礁上建雷达站,而这些雷达站与印度的海岸雷达系统连接;印度的海岸警卫队负责对进出马尔代夫的可疑船只进行检查,马尔代夫海域被列入印度南部海防;印马两国海军自2009年开始每年举行联合军演,马尔代夫军事人员定期参与印度海事训练。

  从“蜜月”到“隔阂”

  如今的马尔代夫,总人口不到40万,其中印度人约2.2万。该国近400名医生中,有125人为印度人;马尔代夫约25%的教师是印度人。从地理看,马尔代夫距印度拉克沙群岛约700公里,距印度大陆约1200公里。这使得马尔代夫在一些突发事件上首先想到印度。

  2014年底,因一场火灾,马累唯一的海水淡化工厂的电缆和控制设备被毁,导致10万居民面临淡水危机。随后,印度派出C-17大型运输机及时派送饮用水,同时派军舰运送海水淡化装置。在那次危机中,中国和斯里兰卡也迅速向马尔代夫提供了援助。

  马尔代夫依赖印度,而在印度外交体系中,南亚被视为“后院”。作为该地区最小的国家,就连斯里兰卡相对马尔代夫都是庞然大物,因此马尔代夫要“照顾”印度的情绪和感受,也几乎完全处于印度掌控中。

  但50年来,印度与马尔代夫的关系不只有蜜月期,两国间的纷争与隔阂不时出现,特别是在长期亲印且统治马尔代夫30年之久的加尧姆于2008年下台之后,印马关系进入动荡期。2012年,印度在马最大单笔投资——GMR机场项目被当时的马尔代夫过渡政府否决,此举令印度方面大为光火,立即冻结对马尔代夫的2500万美元援助,包括马尔代夫警察学院在内的一批印度承诺的对马援建工程也被无限期搁置。

  有分析称,正是因为马尔代夫政府中的反印情绪激怒了印度,而这一情绪也反映出锐意革新的马政界希望以更广阔的大国平衡外交来代替独靠印度的旧格局。当时,马尔代夫政府曾与美国商讨驻军地位协定,马累新机场的改造工程也交由中国公司负责。

  现任马尔代夫总统亚明的执政理念不仅不亲印,某种程度上是反印的。自2013年亚明执政以来,马尔代夫不断强化国民逊尼派穆斯林的归属感,在外交上积极联络美国和中国,而且与沙特以及巴基斯坦越走越近。

  去年11月,在马尔代夫与中国签署自贸协定后,新德里公开表示,希望马尔代夫遵守“印度优先”的承诺。但不久,马尔代夫3名官员因未经批准与印度大使会面而被停职,印度大使的活动据说也受到限制。英国《经济学人》评论说,以前马尔代夫从不敢如此“公然”怠慢其人口多达13亿的邻国,鉴于印度莫迪政府奉行强硬的外交政策,马尔代夫的“冒犯”之举显得格外扎眼。

  去年12月,马尔代夫一家亲政府媒体发表社评,称“印度不是最好的朋友而是敌人”,敦促政府在国际上寻找新盟友。这篇文章在印度方面抗议下被删除。

  这些都令印度看在眼中,怨在心里,印度外交界甚至不止一次提醒马尔代夫:此前承诺的“印度优先”何在? 

  这边划“红线”,那边寻“自主”

  今年1月,马尔代夫外长阿西姆访印后,印度政府发表声明称,阿西姆重申了马尔代夫的“印度优先”政策。实际上,马尔代夫近几届政府都强调“印度优先”。那么,何谓“印度优先”?

  西华师范大学印度研究中心主任龙兴春对《环球时报》记者说,从印度与南亚各小国的关系可以看出,“印度优先”主要有以下表现形式:和域外大国发展密切关系、签署重要条约,需要先向印度通报;重要工程需先向印度咨询,印度能做的项目,优先给印度;安全需求先向印度提出;购买武器要先向印度采购;外国军队访问或者军舰停靠,要事先通报印度。

  龙兴春说, 需要说明的是,对于“印度优先”,印马两国的理解是不同的。比如马尔代夫认为与中国签自贸协定不违反“印度优先”,但印度反对。总体上讲,马尔代夫希望在经济事务上更自主,但政治上不得不“印度优先”。这与环境改变有关,印度洋上已经不是只有印度一个合作对象。

  英国《经济学人》去年12月刊文称,由于世界上最庞大的山脉充当天然屏障,印度无异于其所在次大陆的“大象”。除宿敌巴基斯坦外,印度几乎像美国在加勒比海地区那样毫不费力地掌控着其周边较小邻国。后者或许会抱怨和憎恨其有时显得笨拙的“大哥”,但它们已经学会独善其身——比如斯里兰卡将南部海岸的战略港口租给中国公司99年,尼泊尔疏远印度的共产主义政党联盟横扫议会,马尔代夫“仓促”通过马中自贸协定,还将一个岛屿租给中国企业……

  对于印马关系“偏航”,印度方面是不满的,这从莫迪上台以来遍访周边邻国,唯独“漏”了马尔代夫可以看出。此外,印度当局与马尔代夫国内反对派来往密切,甚至邀请流亡斯里兰卡的纳西德前往新德里访问,都是在表达不满。去年12月,印度前外交官辛格(K.C。 Singh)批评莫迪在同弱小邻国发展关系上疏忽大意:“看不见的红线必须有,并要执行!”

  有学者表示,印度一向认为南亚的事务应当由印度来掌控,更不用说马尔代夫的重要战略意义。马尔代夫毗邻世界2/3的石油和一半集装箱途经的国际海洋航线,而印度97%的国际贸易货运是通过印度洋进行的。“从目前亚明遇到的困局看,域外国家都不可能给他太大支持,如果印度坚决反对,亚明下台的可能性很大。”

  眼下,虽然印度舆论中对马强硬之声很大,但印度政府仍“按兵不动”。卡内基印度中心主任拉贾·莫汉认为,尽管印度经常干预邻国比如孟加拉国、斯里兰卡和尼泊尔的内政,“但该不该干预,印度需要做出明智的判断,这一直是印度面临的问题”。“新德里从过去的干预行动中吸取了教训。解决别人的问题从来不是件轻松的事,并非所有干预的后果都能被预测或管控”,拉贾·莫汉在《印度快报》上写道。

Copyright@ 2010--2014TFOL.COM.All rights reserved. 四川公用信息产业有限责任公司

川ICP证000001-1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川B2-20060127 文网文[2003]0010号

举报电话028-62099503 举报邮箱 3354457184@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