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04月24 星期二
您当前的位置: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 > 社会新闻 > 正文
多省市仍存冥婚交易:一具女尸炒到15万元
发布时间: 2018-01-12 08:13:15   作者:本站编辑   来源: 四川在线
    

 这是一种延续了千年的陋习,时至今日却隐藏着巨大的商机,且孕育出催生犯罪的动机。

  没能见到冥婚现场,黄景春觉得课题还没有圆满,尽管他已经做了15年的田野调查。

  黄景春在上海大学教民俗学、民间文学。从2003年开始,一到寒暑假,他便会跑到冥婚十分盛行的省市县城,提两瓶酒拉着当地知名的风水先生或者能说上一两句的村民谈冥婚仪式。

  十年时间,黄景春到过山东、山西、陕西等省市,他发现冥婚已经形成巨大的市场,在供需不平衡的现状下,女尸价格一路上涨,“优质女尸”的“聘礼”甚至高达十五万。正因如此,有人将冥婚当成商机运作,更有不法份子开始盗墓,甚至杀害女性,以卖尸获得丰厚的收益。

  “如果当地有未婚的男孩去世,家里是肯定要为他做冥婚的。”黄景春说:“我调查的时候,发现当地人认为冥婚很正常,没有人遮遮掩掩的不告诉我,反而很惊讶的问这也能拿来研究啊。”

  黄景春说,等见过现场后,他会将写好的书稿再完善,然后出版,不然怕留下纰漏和遗憾。

  张罗

  配冥婚的对象除了刚刚过世且尚未结婚的男性,还有已经去世多年但生前同样没结婚的人。

  冥婚,又称阴婚,指为死了的人找配偶,从而避免祖坟里出现形只影单的孤魂。多数情况下,冥婚以男方家庭为主导,通过中间人寻找到合适的女性死者,在付给女方家庭约定的“聘礼”之后,择日为两人合葬完婚。

  “谁家没结婚的男人死了,肯定是要配的。”在山西洪洞县打车,聊起冥婚,几名土生土长的司机都能说上几句,即便自家没有做过,也能谈谈他们的邻居或者操办过冥婚的朋友,“要找(做过冥婚的家庭)起来我们这个地方很多的。”

  冥婚的时间一般选在死者忌日,对于给祖先做的冥婚,多选在清明节和中元节等民间所说的“鬼节”,遗憾的是寒暑假出去调查的黄景春,从未碰到过一次冥婚现场,每次离开一个地方,他总要嘱咐新认识的风水先生:“如果下次哪里操办,一定要记得通知我啊。”

  两年前,山西一家县级医院的太平间很少有女尸,一旦听说有年轻女性病危,便会引来十几个丧子家庭的争抢,女方家从中挑选出价最高的,待该女性死亡后,便由男方直接抬走。该说法得到了黄景春及周才贵的确认。周才贵是山西阳泉市一名十分知名的风水先生,在他从业的二三十年间,每年都会参与十几次冥婚,“姑娘一旦不行了,消息就会被传出去,总有人爱操这份心,有女方的亲戚也有医院的工作人员,不担心没人要的。”

  配冥婚的对象除了刚刚过世且尚未结婚的男性,还有已经去世多年但生前同样没结婚的人。周才贵曾经参与过一个三岁孩子的冥婚,这个孩子的家人在同一年陆续生了重病,当时亲戚们都觉得一定是哪位去世的先人因为没人给他配冥婚而作祟,想来想去便只有这个在60年前就已经过世的孩子,为了避免出现更多的不幸,这个孩子的家人便张罗了一场冥婚。

  “听别人说,办完冥婚,这个家才好起来。”周才贵坦言:“一旦这儿那儿出了点事,大家都会联想到冥婚,是不是祖上还有人单着。”

  黄景春将这样的现象称为“补课”,也就是之前因为很多原因没能给过世的先人配冥婚,一旦碰到某个触发点,这个触发点有可能是条件好了,也有可能是多病多灾的时候,死者的亲戚就会想起来,并且千方百计的要替先人补上。

  一般意义上,需要配冥婚的是因为横祸去世且生前尚未结婚的年轻人,但因为许多地区还有不能守孤坟的观念,要配冥婚的人就不局限在年轻人身上,广义上只要生前没有配偶,死后也都可以找冥婚对象。

  黄景春在田野调查期间碰到件有意思的事。一个五十多岁的老头,死的时候没娶,生前给自己买了副女性尸骨,装在陶缸里,然后在院子里埋了。等到快死的时候,老头指着院子跟侄子说:“我死后就跟你这‘婶子’结婚,你把我们两个埋在一起,不埋是不能继承我的家产的。”为了让侄子顺从自己的意愿,他将这件事告诉了村里人,“埋在一起才能继承窑洞。”

  在黄景春的调查里,也会有后辈主动问临去世的长辈是不是要举行冥婚,“六十多岁的侄子要给姑妈做冥婚,因为姑妈有宗教信仰,在姑妈生前侄子就征询她的意见,姑妈就是不同意,结果姑妈死后,侄子还是按照当地的风俗,给姑妈找了个已经去世好几年的老头。”

  根据周才贵的描述,因为受到冥婚的影响,山西许多地方夫妻离婚要讲清楚是生离还是死离,如果不讲清楚,即便女人已经离婚,等她死后,她和前夫的孩子也会来争抢女人的尸骨,除了希望母亲和自己的父亲埋在一起,“也有买尸骨负担太重的原因,所以他们反过来抢已经离了婚的妈妈,这种案例太多了。”

  根据黄景春的研究,“冥婚可以追溯到殷商时期,历史非常悠久,并且覆盖范围也非常广泛,但是现在兴办冥婚的地区主要集中在山西临汾、大同、长治、吕梁等地和陕西榆林,山东、浙江、台湾、香港等地也还有,但不多。”

  牵线

  在黄景春的调查中,充当牵线搭桥中间人角色的通常有三类人,第一类是与死者家相熟的人;第二类是风水先生;第三类是专门从事为死者配对的鬼媒。

  张鑫的家人给表哥何靖配过冥婚。那是多年前,全家都住在晋中市灵石县的时候,刚满19岁的何靖被绑匪杀害,过了很久等到破案后,警察根据凶手的供述在一条废弃的坑道中找出了尸体。原本就是惨死,家人不想孩子走了还孤孤单单的,于是何靖的爷爷决定要给孙子做冥婚,事情就交给何靖的大伯执行。

  大伯找来处理何靖丧事的风水先生:“您看能不能帮忙打听打听谁家有刚去世的姑娘,给孩子配冥婚。”风水先生收到委托后,便将情况告诉了相熟的鬼媒(专指给死人牵线搭桥的人),没过几天,他们就为何靖找来了隔壁霍州市一个因车祸身亡的年轻姑娘,姑娘和何靖年龄相当,在委托风水先生付完“聘礼”后,很快何家便抬回了何靖的“新娘”。

  山西洪洞县的魏爱梅曾为两个横死的年轻人做过媒。魏爱梅是受小姨的委托才操起了这份心,当时她在县城办事,和朋友说笑间,小姨的电话打来问她知不知道哪里有刚去世的男人,小姨告诉她邻居家的姑娘因为车祸身亡,等魏爱梅放下电话,一边的朋友便将自己知道的消息告诉了魏爱梅。

  找冥婚对象的过程大抵如此。由男女双方的家长主动,家长不一定是父母,可以是家中年龄最大的长辈,可以是平辈人,也可以是小辈为死去的长辈配冥婚。绝大多数冥婚都是由男方主动,因为市场上男多女少的情况,所以女方家多是待价而沽。

  在黄景春的调查中,充当牵线搭桥中间人角色的通常有三类人,第一类是与死者家相熟的人,比如亲戚、邻居、朋友,他们会通过自己的人脉关系帮忙打听;第二类是风水先生,由于他们常年处理丧葬事宜,获得尸源消息的渠道也非常多;第三类是专门从事为死者配对的鬼媒,鬼媒多和打墓者、丧葬鼓乐、棺材店老板、医院太平间管理人员相熟,这是他们获得消息的重要来源。作为风水先生的周才贵经常收到一些鬼媒的电话,这些人希望周才贵能够提供尸源,并许诺他一定的抽成,鬼媒牵线和前两类最大的不同就在于非常强的盈利目的。

  在找到满意的女尸后,接下来就是通过中间人同女方议价,议价谈论的主要内容就是“聘礼”的额度,也有人家提出特殊要求,比如还要给女儿买新衣服或者新棺材之类;议价完成,便由风水先生择日,男方在选定的那天过来抬走女尸。

  黄景春虽然没有亲历冥婚的“婚礼”现场,但因为听过许多人描述,他倒也十分清楚。“谁也不会把女尸抬到家里,都是在外面另搭灵棚,上午是婚礼,挂的都是红彤彤的喜布,下午葬礼场面就换成了黑白色,”黄景春说,“和活人结婚绝对喜庆不同,冥婚没有人谈笑,大家都是比较悲伤的,即便是上午的婚礼也高兴不起来。”

  根据周才贵的描述,很多时候女方家人并不会出席冥婚婚礼,“男方把女尸抬回去就算完了,就是卖了嘛。”但也有舍不得的人家,他们认为结了冥婚后和男方就算是亲家了,于是两家商定婚礼后以亲戚的方式走动。

  “可能女方要钱太多,两方在谈这个事情的时候不是太痛快,于是就不走亲戚了。即便是走动,走动的时间也都会比较短,没那么密切,和活人结婚不一样,儿子女儿不断地将双方勾连起来,冥婚呢,死人就起不到这个作用了。”总结这些年的调查,黄景春的结论如是。

  “聘礼”

  能被炒到15万元的女尸一定是在死去时间、年龄、样貌、学历、家庭背景等方面都是上乘的,同时进行女尸买卖的地方冥婚市场也得非常火热。

  “尸体被卖到15万元也不是没可能。”

  能被炒到15万元的女尸一定是在死去时间、年龄、样貌、学历、家庭背景等方面都是上乘的,同时进行女尸买卖的地方冥婚市场也得非常火热。

  黄景春在调查中发现地域性决定女尸价格的平均水平,“陕西、山东、河北邯郸唐山一带价格不高,最高的就是山西。”魏爱梅所在的山西临汾市,女尸价格在8万元左右;在周才贵的老家阳泉市价格则在5万元左右,这些是刚去世的年轻女尸价格。而十年前黄景春在山东时发现当地并不要“聘礼”,“一个农民跟我说,两个人能埋在一起都是缘分,我们不要钱,山那头(指山西)才要。”

  黄景春将女尸分为三类:鲜尸,指刚刚死去并未下葬的女性;湿尸,指已经死去一段时间,但尚未化成干骨的女性;干尸,死去多年只剩下骨头。尸体的新鲜程度和去世时的年龄是影响价格最重要的两个因素,如果一个女尸在20岁过世,至今有30年,中间人可以狡辩称这副尸骨只有20岁,在这样的前提下,尸体的新鲜程度几乎决定了尸体能卖到的价格。

  魏爱梅介绍说,当地鲜尸的价格以8万元为标准,湿尸和干尸呈梯度下降,前者约5万元,后者2万元左右。在这基础上,死亡时的年龄、家庭背景、教育程度、容貌等因素被考虑在内,价格也随之小幅上涨或者下降。

  据张鑫透露,表哥多年前的那场冥婚,从买尸体到婚葬全程下来用了6500元,而当时晋中市全套的价格在5000元左右。说到疯狂上涨的价格,黄景春感慨:“这些年价格一直上涨,十年前我去山西调研,那时候干骨1万元左右就能买到。”

  这些高昂的“聘礼”并非全都落进女方的口袋。“如果中间人是鬼媒,可能跟女方谈好价4万元,跑到男方那儿却要5万元,多出的1万元就作为自己的抽成,如果女尸的消息是别人告诉他的,还要在1万元的抽成中拿出点钱分给人家,之前有个鬼媒找我要消息,说事情成了可以分给我一两千,不干,”周才贵嫌鬼媒赚死人钱不道德,“他们抽成最多不会超过1万元,之所以敢这么做就是因为冥婚一次搞定的多,以后双方基本不走动,甚至也不认识。”

  忽略鬼媒的暗箱操作,中间人在牵线后会得到男方给的报酬。在黄景春的案例中,中间人一般不开口要钱,由男方根据当地行情和家庭情况出点钱,“都是意思意思,不多的,你想想我当时调查的时候风水先生主持3天的冥婚,多的拿到四五百元,少的一两百元,中间人能多拿到哪儿去,就是这样的行情。”周才贵告诉记者,就算是现在还有不少人只给几百块。

  上述所有的钱都是由男方出,始终是两家人的事花一家人的钱。偶尔也会有女方拿出陪嫁物品,比如烧给冥婚夫妻的纸做的电视、冰箱之类,这些陪嫁物品的钱都是在男方给了聘礼之后准备的,用周才贵的话说,“都是从男方给的钱里面拿出来的。”

  心魔

  “做冥婚最大的原因就是让活着的人求得心理安慰。”

  “如果不帮我表哥做冥婚的话就会觉得很对不起他。杀我哥的人是他在外面认识的狐朋狗友,这些人知道我们家情况,而早前在交友问题上家里人没有进行干涉,家教不严,所以从我们家人来看,给自己买个心安。”张鑫说。

  做冥婚的年轻人不是像张鑫的表哥一样是横死就是病死,年纪不会太大,父母对年轻早逝的孩子抱有极大的愧疚和悲痛,如黄景春所说,这样就需要通过做冥婚宣泄情感。加之,在许多地方没有子嗣的男子不被允许葬进祖坟,而未结婚的女子也不被允许葬在娘家的祖坟里,导致家长为孩子寻找冥婚对象,给去世的男女结冥婚后过继孩子在他们的名下,这样男方和女方就都有了着落,尽管现如今找孩子过继已经没有人再去实施。

  黄景春提出,做冥婚的另一个原因在于对家庭成员的死怀有极大的恐惧。许多人相信人死后会去一个区别于人的另外世界,那个世界和人世一样需要伴侣,如果没有给死去的人配冥婚,死了的人就会回到人世索取,从而给后代带来灾难和不幸,求平安的心理导致人们对做冥婚趋之若鹜,甚至为死去的先人“补课”。

  之前提到周才贵曾帮一个3岁孩子做冥婚,这户人家之所以如此迫切和笃定,除了接二连三有人生病外,还因为他们梦到了这个孩子,梦里孩子询问家人为什么不给他做冥婚,于是梦醒后这户人家才加快步伐,“一旦有人遇到什么,他们便会联想到是不是没给谁做冥婚导致的,日有所思夜有所梦。”周才贵解释。

  “做冥婚最大的原因就是让活着的人求得心理安慰。”黄景春总结。他在调查期间听闻,一个开发区内由于建商场要处理许多无名坟墓,于是当地人便跑去将尸骨挖出来,并拿麻袋装回去卖,“有的碑可以看出骨头是清朝同治年间的,这种他们也要,说是可以卖个两三千元,比打工挣钱容易。男性尸骨和女性尸骨比较大的区别在盆骨,当地人就将男性的盆骨砸烂,装成女性骨头卖,其实不管男尸还是女尸,只要家属相信了,就能起到一个做冥婚的作用,安慰功能就达到了。”

  正是基于这些心理因素,即便是面对高额“聘礼”的压迫,许多经济不富裕的人家还是坚持要做。这些年,他们也不穷极家产了,开始寻找起女尸的替代品。他们用小麦面粉捏个面人,给它穿上花衣服,再取个名字,然后请风水先生帮忙将其与男性合葬,这些年出现了许多替代品,比如路边捡个砖头,取名陆氏(象征在路边捡到);弄个萝卜,取名罗氏;前阵子,周才贵帮助巨鹿镇的一名男性做冥婚,用拜佛的香组装成小人,再拿铜钱当做心,最后将小人与男子合葬,“香才几块钱,这样算下来没花多少钱。”

  “如果有钱,他们还是会选择女尸的,替代品的心理安慰作用毕竟有限。”周才贵说,在女尸买卖市场不乏贫穷人家,他们多是煤矿工人,因为矿场支付的巨额赔款,让这样的人家有了能力买尸体为不幸过世的孩子做冥婚。

Copyright@ 2010--2014TFOL.COM.All rights reserved. 四川公用信息产业有限责任公司

川ICP证000001-1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川B2-20060127 文网文[2003]0010号

举报电话028-62099503 举报邮箱 3354457184@qq.com